第三十章 尾声

  没什么能比爱情更让人神魂颠倒,尤其是相聚时间要倒计时的爱情。赵苇杭距离出发去北京,至多只剩下七天左右时间。且喜因为脚上的那点微恙,请假在家里,总算是可以借机厮混几天。

  且喜的脚两天后就已经完全消肿,这要归功于赵苇杭无微不至的照顾。她根本是过着由全职仆佣,二十四小时照顾、看护,并完全脚步沾地的生活。在家里由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,完全是高来高去,由赵苇杭负责空间传送。

  “差不多就行了,顾且喜,透支我的体力会直接影响你的生活质量。”赵苇杭在十分钟内被当成车夫三次,负重往返于卧室和客厅之间,看到且喜奸计得逞的笑容,终于忍不住说。

  “那怎么行,这是对你的试炼。看,才不过几次,你就不耐烦了。”且喜也笑得狡猾狡猾地。

  赵苇杭对住她,“你的脚是不是可以走动了?”

  “一点点,一点点啦。”且喜马上抱住自己的脚,“它还是比较脆弱的,勉强站立吧。”她喜欢赵苇杭抱着她走,也喜欢他偶尔背着她在屋子里面散步,现在的感觉,真是比新婚还要新婚。

  “我们结婚吧!”

  且喜还摆弄着自己的脚,看怎么样拖延享受照顾的时间,被赵苇杭打个措手不及。

  “啊?”

  “可是,时间会不会太赶。我们和父母还都没有商量,上一次就没商量,不够尊重他们……”

  赵苇杭吻住她后面的话,“我们结婚吧!”

  “你不能每次我说话的时候,都用美男计迷惑我,你都要走了,怎么结婚……”

  “顾且喜,最后一次机会,我们结婚吧!”

  “好!”说过之后,且喜就懊恼自己答应的太快,似乎生怕他反悔一样。又要结一个对水而言都是毫无准备的婚?

  “其实我比较享受现在。”且喜不无感叹,“赵苇杭,这两天,我有恋爱的感觉,不希望就这么过去。”

  有的时候,看到那些恋爱中的小情侣在街上争吵,就会十分感慨。别人说,恋爱,会放大很多情绪,愉快地,不愉快地,都要数倍于平时。且喜觉得自己就没经历过那种感觉,往日同秦闵予的关系,自不必说,那是要她陪着小心维系的。而同赵苇杭的婚姻,又是在既定框架下的两个人慢慢熟悉到相爱,有什么问题,都要本着雷打不散的大原则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的自我调整。根本就没有过一赌气就甩甩袖子说:“分手!”那样的快意恩仇。

  “结了婚,也会一直这样,我保证。”

  “那怎么会一样。”且喜叹气。

  “那算了,别勉强。”赵苇杭作势要站起身,他刚刚一直半跪着,已经是他浪漫的极限。兜里面揣着买好的一对黄金对戒,握住盒子的手,还没来得及掏出来。

  “赵苇杭!我又没说不结。”且喜忙拉住他的手,机会稍纵即逝阿。

  赵苇杭把戒指掏出来,“手伸出来。”

  且喜美滋滋的伸出手去,“新的呀,和原来那对完全不一样啊!”尺寸刚刚好,黄金的指环有种古意的典雅,还带着一点延展的暖意,不若铂金的戒指金属感那么强。

  “喜欢么?”

  且喜猛点头,把赵苇杭的也给他戴好。“好了!”两只手放在一起,喜气洋洋的感觉。

  “赵苇杭,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戴上新戒指,总有种嫁了新人的感觉。”

  她搂住赵苇杭的脖子,“以前,总觉得结婚很容易,和一个陌生人生活在一起,也是一样过日子。经过了这么多,我才知道,其实结婚一点也不容易,并不是戴上戒指,注册了,摆酒了,睡在同一屋檐下就是结婚。”

  “结婚是什么?”赵苇杭很好奇,且喜能把结婚升华到什么高度。

  “结婚是承诺两个人共同完成人生的期许,是承诺共同承担责任。是信任,更是责任。”且喜感慨,“你竟然两次都选择了我,勇气可嘉。”

  “我判断你奇货可居,等你升值呢。”

  “这句话可不可以翻译成,你爱我?”且喜知道这样说,多少有点儿大言不惭,所以,搁置在他肩头的自己的头,怎么也不好意思抬起来。赵苇杭想拉开她,对着她说话,也被她哇哇叫着扣住双手拒绝了。

  “不想听我的回答?”

  “如果不是我希望的,你就权当我卖弄聪明,没问过好了。”且喜遵循她做人的法则,见状不好,立即撤退。

  “且喜,你的译文,正确。”

  离别的脚步分分钟的临近了,且喜觉得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。她知道此时,赵苇杭去西藏已成定局,能做的,就是如何能多在一起待一会,靠的更近一点。偏偏,还有人不识相的要打扰别人本就所剩无几的相聚时光。

  “赵苇杭,管管你媳妇,别总对着我放电。”乔维岳说着,还做了个触电的惊恐定位的动作。

  “这点电力能奈何得了你么,不都折射出去了。”赵苇杭当然知道且喜为什么非得给乔维岳脸色看,他答应且喜,陪她去逛夜市。

  两个人对于通常的恋爱节目,一样的生疏,所以,只能把能想到的,有最想做的,在这几天一一尝试一下。昨天,市看电影,逛书店,又去吃了自助餐。今天开车出去,看到有共同记忆的地方,就一起拍照留念,虽然这样的地方不算多,一天下来,也把两个人累得够呛。没准备晚饭,打算去夜市里胡吃海喝,从第一摊吃到最后一摊。

  说来也巧,回来的时候,乔维岳和苏佥机与他们俩在小区里面不期而遇。这个乔维岳,先是邀功,说自己对他们破镜重圆出力甚多,非要他们请吃饭,谢媒;又提出另一个主题是要送一下赵苇杭,反正说着说着,就跟了上来。

  “你护短也护的太明显了阿!老赵,别说我不提醒你,你到屋脊上待着去,媳妇还不是得我们帮你照看,得累我,绝对是因小失大。”

  “大你个头!”苏佥机一直没跟着乔维岳起哄,但看他越说越离谱,人家还没走呢,就一副先收着保护费的无赖相,真是愁人。“且喜有我罩着呢,轮不到你操心。”

  “你罩着,我罩着,不都是咱们一家的事情。”乔维岳笑嘻嘻的,并不觉得闪了脸面。

  “谁和你一家,不敢高攀。”苏佥机看也不看他。

  赵苇杭打量着他们俩,感情是跑这儿打情骂俏来了。这个苏佥机,还是一如当年的泼辣,小乔再次栽倒,也是必然。当年,这个小丫头,没少让乔维岳吃苦头。

  “这里让给你们,随便阿,当自己家一样,我和赵苇杭还有事,回见!”没用赵苇杭出马,且喜就来了一招金蝉脱壳,把他们留在家里看家了。只不过,又得回到车上,狭小的空间待得久了,实在不能说是享受。

  “赵苇杭,我们回家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赵苇杭发动车子。

  “不是回我们家,回婆婆那里。”

  “我本想明天先去你家里拜访一下,然后带你回家的。”后天就是要去北京的日子了。虽然统一培训后,还口能有时间回来一趟,但走之前,他不把这些事都交代清楚,怎样也不放心。

  “早就该去的。前两天可以说是脚不方便,这两天没去,就是不大懂事了。”虽然知道,可是还是不想那么快的用现实冲淡恋爱的美好,谁也预料不到,长辈们会有何种反应。

  “赵苇杭,究竟我们再结婚,对你、你们家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?”这是且喜一直想问,却一直没问出口的话。尽管她相信,赵苇杭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,不会盲目冒险,可,这半年的跌宕,还是让她心有余悸。

  “对于上次的事情,我自始至终也没有好好同你解释。事情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,甚至比小乔知道的还要复杂。具体细节,和你说,没有什么意义,同时,也不能对你说,直到这些,对你而言,就已经足够。离婚之后,我一直没找你,就是担心这件事还有后患。同我们再无干系,也就不会有人咬住你不放。吧肯急流勇退,也是这段公案能够无疾而终的关键。”

  “且喜,当年,我为了吴荻,只身到德国去,放弃这里的一切;而今日,我却还要去西藏,要和你分开三年。并不是我爱你不够多,不是我不能为了你,为了我们舍弃什么。而是我们就活在当下,就要负起当下的责任,你、父母、工作,都是我不可能推卸的责任,我都要担起来。”

  “当公务员,不可能回避得了政治。我不能对你保证,以后我的仕途一帆风顺,再无风浪,也不能保证,可以把你保护的滴水不漏。唯一我可以保证的是,不论遇到什么情况,我绝不会再用离婚这个办法解决问题,这样的蠢事,一生做一次也嫌多了。”

  “且喜,你愿意跟我继续冒险么?”

  “登记之前你怎么不问我这些话?”

  “我怕你逃跑,顾且喜一向就是个胆小鬼。”

  且喜吐吐舌头,“我的确是胆小鬼,这个话题,我一直也没敢提,生怕你变卦,因为我太能闯祸了,不要我了。”

  “现在放心了?”

  “嗯。”且喜用力的点头。

  车开了一会儿,且喜忽然说:“赵苇杭,我爱你。”

  “什么?!”赵苇杭把车停在路边,这个顾且喜,这样的话,怎么可以在这种情况下随便说出来。

  “我说我爱你。你要扛那么多担子,我没办法把自己变得更聪明,变得更轻,让你少负担一些。可是,我可以多说点甜言蜜语,让你开心,你开心了,就会觉得不那么累了吧。有没有觉得轻松一点?”

  “嗯,你再说一次,我体会一下。”

  “我爱你,怎么样?”

  “去掉怎么样,然后重复一万次。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“我爱你。”

  “赵苇杭,我爱你。”

  爱的话题,几年后一直延续。

  “你也说一次吧!”

  “我不能说。”

  “你为什么不能说。”

  “听到这样的话,会让人觉得轻飘飘的。”

  “那又怎么样?”

  “你已经身轻如燕了,我怕加上这个效果,你会飘到天上去。”

  “赵苇杭,你讽刺我!明明我生下悠悠后,保持在一百二十斤,就没大波动,什么身轻如燕,你真过分!”

  “怎么会,我觉得你比之前瘦了很多,真的。一定是秤坏掉了。我们明天去买新的。”

  “什么啊!我昨天去止夙那里量的,医院的体重秤,你说准不准?”

  “她不是蜜月去了么?”

  “前天回来的。你刚回来,那么忙,我们吃饭就没算上你。”

  “别人双双对对的,就你自己去的阿,我再忙,这个时间也是有的。”

  “怎么会,呵呵,我和秦闵予加上他们两对,刚好六个人。”言外之意,少他一个刚刚好。

  “顾且喜!”

  全文完结

上一章 下一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